郵箱:[email protected]   不良信息舉報   電話: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頁 ? 悅讀銅川 ? 正文

夢中的小河灣

夢中的小河灣 

賀佳博 

我的家鄉,賀家河村,是一座名不見經傳的小山村,坐落在黃土高原北部,隸屬于延安市延川縣延水關鎮。每次站在塬峁上掃視這一片河山,千溝萬壑,支離破碎的畫面會強力地沖擊你的視覺,一股蒼涼厚重的氣息迎面撲來,或許會讓你感到窒息,又或許會使你的胸膛中憋出一股勁來。而這里的鄉農在千百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中已經適應了這樣的環境,整日里用他們滾燙的血汗澆灌著腳下的土地以及心中的希望。 

賀家河村處于黃土高原千溝萬壑地貌中的川道地帶,南北兩段并不平行齊整的山塬之間夾了幾百米寬的川道平地,東西綿延5公里多。村里有一百多戶,近千號人,早些年基本都是在北邊的山腰處箍窯而居,坐北朝南,且除極個別家道殷實的家戶外大都是挖的土窯,后來終究想明白了,土窯的成本比體面的石窯要低太多了,這個現象一直到2000年后才開始慢慢有所改觀。 

在川道中間有一條季節性小河自西向東匯入10里外的黃河,在一處川道較窄處經過千百年的沖刷形成了四級地勢落差,分布了大小不一的幾個水潭,河槽底部均是天然石塊,是極好的游玩嬉戲場所。整片川道土地也自此分成了東低西高海拔落差近15米的兩片平灘,我們分別叫做前灘(低)和后灘(高)。我們家正住在水潭邊的半山腰上,腳下的那些水潭,前灘的那片數十畝柳林成了我生命中磨滅不去的印記。 

童年的記憶里,家鄉的山是光禿禿的,天是灰蒙蒙的。放眼望去,一個個山頭都像蒸過的大饅頭似的,被農家人耕作得熟透了,就連一些坡度超過45度的斜坡也被開發出來種上了谷物,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落實極大地鼓舞了農家人的積極性,卻終使這片天地間綠色更少,風沙更大了。然而,這對當時年不過十歲的少年郎來講并不打緊,這片故土并沒有少了我的精神食糧。不斷地踏足那些能望得到和望不到的梁梁峁峁,山間溝壑、水渠、巖洞都是我探秘這個世界的第一步。我喜歡一個人上路,挖甘草、摘則么(摘蒙花)、拾麥穗、拾柴禾、剃棗(打掃被遺落的棗子)、捉蝎子、掏鳥窩、拾蠶蛻,每一次獨自享受一片新領域都能帶給我莫大的滿足感。除此之外,小時候從未斷流過的小河與前灘的幾十畝柳林更是從未被我們這茬少年遺忘過。春天,我們在柳樹下刨黃蒿芽,拾柴禾,待柳樹發芽了折一段粗細合適的扭個慢慢(一種樂器)吹起來,不緊不慢地趕著牛和別人家的牛去抵架(打架)。柳葉長些的時候,我們這些竄天猴便幾步爬到柳樹上折些柳枝下來喂牛,有時能夠爬到細點柳枝的前梢,讓身體懸在空中隨風搖擺,那是最輕松的放牛時節。再往后,天氣漸暖,等不及立夏,村里的姑娘、媳婦默契地來到小河邊浣洗積壓了好久的臟衣服,那時村里只有幾個數尺見方的滲水池,吃水都很緊張,只能充分利用河水洗衣,為了占個好位置常常要早早來到河邊。當然更加積極的便數我們這些弄潮兒了。自西向東緊連著四個大小不一、清澈見底的水潭,大的有100多平方米,小的只有10余平方米,水深在0.5米到3米之間,可以滿足所有年齡段,有水性和沒水性的小伙伴們的戲水需求。那時節水還較涼,光屁股娃們一入水便渾身一個機靈,有經驗的小伙伴把涼水在額頭上激一下,然后一個猛子扎到水里面去,據說這樣不會感冒,但一時半會兒后就看見一個個小伙子嘴唇凍成了青紫色直打哆嗦,趕緊爬到岸邊曬曬太陽,然后又迫不及待地沖下水去玩鬧。說起來,這里的游泳條件真得是得天獨厚,水潭岸邊兩米高外另有一片石質平臺,風雨將其打磨得光滑圓潤,像一整塊溫潤的青玉,面積有近百平米,上面有數十個不規則的半球形凸起,被太陽曬得暖暖的,游累了的小伙伴們時不時要將濕漉漉的身體擺上去吸收熱量,當然,在盛夏時節可不敢直接趴上去,那是連雞蛋都能烤熟的。從初夏到近乎深秋,年少的我們一有時間便在這片天地間廝混著,餓了有時組團去前灘溫棚地偷個西瓜、西紅柿等瓜果應急,即使被抓住了也不要緊。在水瀑聲的環繞下,我們與這個世界相忘于一時,那時我們只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去黃河游泳,行那中流擊水之事。 

記憶中家鄉的夜色,黑得純粹,靜得干凈,各戶人家守著自己的山坳,遠離城市燈火,汽車喧囂。夏夜歸來,勞累了一天的大人們坐在自家院畔邊,端一碗陜北小米、花生、豆子熬制的稀飯,望著面前影影綽綽的遠山,聽著腳下蛙叫,耳畔蠶鳴,涼風習習,聊一些家長里短,考較一下孩子的功課,直到繁星滿天,月輝傾瀉,方沉沉睡去。雖生活苦矣,但身心俱能在這片天地間得到整頓安放,一切來日方長。 

長大以后,輾轉漂泊,離得越遠,故土的根拉扯得越緊。城市生活的快節奏,迫于生計的三點式奔波總使人難以靜下心來思及過往,我尊重現在與將來,但并不愿背叛那些沉睡的記憶。讀路遙先生《平凡的世界》,再次攪動了我心底的那片柔軟,好多兒時的記憶不自覺涌上心頭,念及歲月變遷,山河仍在,但舊貌已改。此刻,我只想抓住思緒的尾巴,讓手中的這支拙筆纏卷起神魂進一步去親近那內心深處最美的山水田園。而她也沒有讓我失望,再次用母親般溫暖的手撫平我心中的惆悵,給予我前行的陽光與力量。我仿佛聽到她在我耳邊輕聲地呢喃:孩子,你只是遠行,并不是流浪…… 

責任編輯:姚越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 版權聲明| 網站地圖| 留言反饋|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銅川日報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銅川日報傳媒網:www.9607688.live 地址:陜西省銅川市新區斯明街5號 電話:0919-3151312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61120180007 陜ICP備11002265號-1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