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email protected]   不良信息舉報   電話: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頁 ? 校園文學 ? 正文

以國之名

以國之名

耀州中學高一(6)班 王佳怡 

屏幕上中國人麻木的表情離我越來越近,我站起來踉蹌了一下才回過神來。哦,是在日本。后座的日本同學投來了十分不友好的目光,大抵我擋住了他看教育片的視線。我默默弓下腰,向禮堂外走去。 

我要去找先生,我該怎么辦。 

從先生家出來,我望著街邊飄落的櫻花,陷入深思。人說,櫻花很似桃花,但櫻花的美在于,它們在向世人釋盡自己所有的美麗芬芳之后,便會商量好似的,一夜間全部飄落,無一幸存。這和日本的武士精神很相似。那中國呢?是只知躲藏閉合自己的含羞草嗎?醫術治本不治根。我要回國,我要報國! 

光緒三十四年,我瑟縮在破襖里,哈著氣,搓了搓手,繼續校對今天的書稿。兩年前,我棄醫從文,終于開始了我的奮斗。我不知道如何拯救他們,該寫什么好,但我已在路上。 

晨起天剛亮,能見著光。我便一刻也不敢耽誤,提筆開始寫。就這樣,一直寫到一點兒也看不見。生活拮據,為省燈油錢,我飛快地寫,抓緊時間寫。我仿佛看見,每一筆就是刺向敵人的一刀,每一筆都是撞向國民麻木心靈的一股力量。夜深時,狼吞虎咽地吃著街邊買來的饅頭,仰望星空?;蛟S,星星也在為行人照明吧,不然就迷路了。我們不過是心迷路了,要有個人照明。 

今天是民國七年的夏至。等了許久,東西終于寄來了?!犊袢巳沼洝钒l表了!報社寄來了樣本和稿費。“叮咚”門鈴響了,妻子打開門,竟是一群記者。“請問您為何要寫《狂人日記》?”“請問您是魯迅先生嗎,您為什么用這個筆名呢……”終于送走了所有人,看著桌上的稿費及遍地的煙頭,我陷入了沉思。 

夜深了,我聽著最后一位客人車子引擎發動的聲音,飛奔上樓。抓起昨日未完的稿子,尋思著想到哪兒了。白天太吵,晚上最適合趕稿。脖子累得僵硬時,便抬頭看天。我還要給國人照明呢。抓抓頭,又執筆為劍,向黑暗刺去。我想,就算嘗不到杜甫“初聞涕淚滿衣裳”的歡欣,也要試試“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悲壯。 

《吶喊》《彷徨》《墳》《熱風》……我筆耕不輟,一晃眼就過去幾十年。二月,《故事新編》發了,我只感到肩與肋骨如萬石壓著般沉痛,它像是碎了,刺痛,劇痛。 

五月十五日,我的頭微微能抬起來了,但是,我的胃十分難受,吃什么吐什么。妻前些天帶了金發碧眼的外國大夫來。他與妻子長談了許久。末了,我問妻我的病情,她先不語,繼而大哭了起來,我卻釋然了。“妻,我的《死靈魂》可寫完么?” 

夏日的知了煩擾了我。我從椅子上站起來,妻子幾次勸我休息,我卻一拖再拖。身體我是知道的,可是時間緊迫啊,我再不奮斗,星星就少了一顆嘍! 

如果我不奮斗,誰以筆撞心鐘;如果我不奮斗,這中國永遠是黑暗不明;如果我不奮斗,這星星永遠也無法使行人找到回鄉的路。以國之名奮斗,奮斗,奮斗!

(指導教師:王旭樂)

點評: 

文章以魯迅的寫作經歷為中心,表現魯迅為國家的強盛而鞠躬盡瘁。沒有魯迅,我們的現代文學史是不完整的;沒有魯迅,我們的民族脊梁、民族魂將是缺乏的。文章內容充實,對魯迅的了解較深,是一篇好文章。

責任編輯:周磊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 版權聲明| 網站地圖| 留言反饋|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銅川日報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銅川日報傳媒網:www.9607688.live 地址:陜西省銅川市新區斯明街5號 電話:0919-3151312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61120180007 陜ICP備11002265號-1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助手